极速赛车计划app

极速赛车计划app

作者︰ 滄浪崖雲
更新時間︰2019-11-18 字數︰2063

細珠依依潤錦盤,笙瑟軟軟散華年。遙望行人多急色,孰知清露未變顏。
小時候,烏雲一來便早早候在院中,听風來,等雨落。既不用下田,更不必溫書。就這般偷來幾分閑散,竊得半星慵懶,好不樂哉?
在氤氳中看著雨露似紗,蒙上青山,遮住茅檐。那些膏澤里全無生活艱苦,只有一家人聚在屋上堂前。母親或納著鞋底,或縫縫補補滿目慈祥,眼里寵溺之情幾乎暈染了一場秋雨;父親或點上老煙,或擺弄二弦奏著南音,旋律悠揚之處婉轉迷離了整個村莊。兄長帶著我們一群小屁孩,或奔入水簾,群魔亂舞,徒惹大方一笑;或張口向天,牛飲雨水,浪費秋雨清冽。可快樂總是短暫,西邊一陣風,那膏澤盛宴便即刻煙消雲散。
那時雖靠天吃飯,但一場場甘霖連起了很多人,很多事。那時父親喜歡用甕收下秋雨,他說,存個念想。明年秋雨再來,我們就吃肉。
就這樣一天天盼著下一場秋雨,卻發現時光如野草般瘋長,期盼卻早已消散無形。也許是因為村子那條泥濘小路換成了柏油大道;也許是因為老牛板車換成了四驅吉普;也許是因為村頭喇叭換成了彩色電視……仿佛一下子小村子就與雨水生分了一般。雨兒卻並未見埋怨。依然每年不期而至。
直到多年以後我們走出村莊,來到城市。在樓上屋中俯瞰秋雨,才發現竟然別有新意。廉縴紛紛擾擾,隨風而搖,或與同類相擁相抱合而為一,或獨自垂落于房檐屋角泛起一絲漣漪。或染翠徑邊古木,或點潤路旁行人。就是這麼可愛,就是這麼任性。雖然有些輕,有些飄,甚至有時會惹來行人些許慍氣,卻很快被清淺微風吹散無形;雖然有些浮,有些燥,甚至有時會招致過客點滴無奈,卻迅速讓溫潤美景化作無影。灑脫著,不羈著,就這樣終日歡快著,也許只是點濕大地也無怨,也許只能散于風中也無悲。只開心來過,只開心見過,只開心走過,只開心觸過。這個世界包容著這些精靈任性,只因為世界也任性過。
那時雖然城中也有秋雨,但每年父親依然會回到村中老屋,存上一甕秋雨。他說,存個念想,味兒正。一晃三十年風雨無阻。
時光走呀走,一晃多年後。似乎一切一下子都不順遂了。焦灼抱怨幾乎成為日常。夏末時父親說“今年一起回去存雨水吧。”
就這樣一起回到老屋。等了數日秋雨才姍姍而來。起初時雨微涼,清靈依舊
只讓人欣喜,果然老天鐘愛依舊,想來父親也是愛著秋雨縴弱吧。
忽然一陣大風襲來,清露只得東躲西藏,似是害怕了,似是惶恐了,似是迷失了。那一剎,不只山民雨笠隨風而起;那一剎,不僅綠樹青葉隨風而起。那一剎,還有你與大地匆匆一個擦身;那一剎,還有你與翠樹忙忙一個揮手;那一剎,還有你與行人促促一個告別……那一剎有太多太多事情發生。那一刻我有種錯覺,這一陣大風許是要將這場膏澤盛宴吹散了吧,這些嬌弱精靈也終要重回天上,躲去雲中了吧。
嘴角泛起一絲嘲笑,即便天之寵兒不過遇強則弱,徒然浪費我幾多時間。心中幾分好情志瞬間化為莫名,總覺有些壓抑。便轉身準備離開,回屋去。父親卻叫住我,讓我再等等。
有什麼好等呢,被穹隆棄如敝履,除了躲避又能如何呢?也罷,就當陪陪父親也好。于是便百無聊賴四處張望著,全然沒了興致。
可那秋雨不知是厭惡被人輕視,還是听了我心中嘲弄。方才還柔柔弱弱,似乎只余掛甲而降一路可;方才還听憑擺布,似乎只能飛絮隨風無地可容;方才還東躲西藏,似乎沒有背水而戰之力可用。可這一刻卻完全變了一番風景,靈澤不再那般羸弱,在大風中他們強健臂膀磨礪精神;不再那麼怯懦,在大風中他們擦亮雙眼打磨意志;不再那麼浮夸,在大風中他們沉澱能力點燃激情。父親這才緩緩放好水甕,打開甕口,我卻根本無瑕理會這些,眼楮似乎被門外精靈劫持著一般久久不能移開。
秋雨就這樣向著大地自己渴望之處,向著翠樹自己渴望之處,向著河流自己渴望之處,向著每一個自己渴望之處沖去,與他們相擁。然而風似乎並不肯承認自己已然戰敗,他們開始逐漸用力,希望吹走銀竹,然後盡情嘲笑這無能膏雨。可風錯了,秋雨不再是那種遇強則弱之輩,不再是那種三兩聲嘲笑便自棄之輩,不再是那種意志薄弱之輩。雖然柔弱過,但終會堅強;雖然迷茫過,但終會堅定。這還是你嘛?記憶深處那秋雨西邊一陣風,便煙消雲散。可此時,你卻決不放棄,可以摔倒,可以遇挫,但總是要站起,總是要飛躍,總要沖到信仰彼岸。
雨爭強,風不棄,就這樣雙方瘋狂抗爭著,雖不見黑雲壓城城欲摧之勢,卻也別是一番激烈。可父親卻全不理會這風雨變幻,只是在甕滿後悄然蓋上蓋子,坐在一旁抽著老煙。
我獨自在老宅院子里與秋雨相對,似乎再照一面鏡子。那鏡子里有我,有城里每個瞬間。多年未見秋雨全無怨懟,只是如一個傾听者,听我訴說每一寸悲,每一滴喜。雖久未相處,卻如同相知。因為相知,所以懂得。因為懂得,所以慈悲。也許這秋雨也曾走出大山,走進城市。也許這秋雨穿過大山,翻過大海。也許這秋雨也我一般不再是田舍郎。但我們總會回來,總會在這一片穹隆中明白些什麼。
“爹,雨和以前不一樣了。”
“嗯,天變了,有了新中國這片天,雨就敢和風爭。”
那天父親依舊獨自存了一甕秋雨。他說“存個念想,記得國家對咱的好。”
從那以後每年我都與父親一同回鄉,存雨。像父親說的,存個念想。讓這甘霖存住祖國日新月異,讓著甘霖存住每分祖國深恩。

返回目錄
給本書評論| 我要訂閱| | 投星星票| 返回書頁| 返回目錄

极速赛车计划app